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全民都被马甲女神征服了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笑起来真好看

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笑起来真好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五月的天说变就变。
  
      刚才还晴朗乌云,这会儿就开始阴云密布。不一会儿,天就乌压压地沉下来,看来又是一场暴风雨。
  
      上了楼,陆白白回到房间,发现薄云西已经醒了。
  
      他已经听柏叔说过了,脸色冷峻异常。
  
      幸得白白的医治,他现在还好好的,否则,他真不敢想万一自己有个三长两短,薄家现在估计早被人踏平了。
  
      “刘妈还好吗?”
  
      “暂时度过危险期了,不过以后估计要一辈子服用药物,医生诊断说是吸入磷化铝导致的脏器不可逆损伤。”
  
      薄云西脸色如窗外的天气一样黑沉沉的。
  
      他自然清楚吸入这种气体后会导致什么后果。
  
      沈之行!
  
      他为进入薄家还真是不折手段,那么席千朗兄弟是为何追随他呢?只是为了报复他吗?
  
      忙了一天,陆白白还没来得及给他针灸,按摩。
  
      这会儿,她从里面的医药间走出来,手里拿着针灸包。终究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让薄云西身体恢复,否则保不准沈之行还会想什么幺蛾子。
  
      好在今天的薄云西还算乖巧,很配合她的工作。针灸的时候,薄云西一直看着窗外乌云密布,不知在想什么。
  
      突然,他感觉那里有点不舒服,忍不住噗哧笑了一声。
  
      陆白白生气了,板着脸,双眉紧皱,手里还捏着一根长得吓人的针:“云西,好好的你笑什么?吓我一跳,差点扎错穴位了。”
  
      薄云西一怔,他还奇怪了,自己的身体怎么不听使唤了?
  
      难道又是哪里出问题了。
  
      “云西,不能笑了,我可要下针了,这一针至关重要,不能有一点点差错。”
  
      陆白白凝神静气,摸准穴位,正要下针的时候,哪知道薄云西忍不住扑哧又笑了两声。
  
      陆白白一针也没下去,气得嘟起嘴,索性把针放在一边:“云西,你是不是故意的?”
  
      薄云西更纳闷了,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话没说完,他竟然扑哧扑哧扑哧笑了好几声。
  
      陆白白却拿出手机,对着薄云西卡卡卡连拍三张,调皮地一笑:“云西,你笑起来很好看。”
  
      薄云西一下反应过来,原来是陆白白看他心情不好,故意捣鬼了。
  
      “白白,你怎么做到的?”
  
      “不告诉你!反正啊,你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可要乖乖听话哦。”说着,她在一根针头上轻轻拨动一下,针头刺激到穴位,薄云西竟格格又笑了一声。
  
      “看到了吧,云西,你是我的木偶人哦,看你以后还欺负人不欺负人了。”
  
      陆白白的小脸仰着,眸子如星,晶亮晶亮的,红嘟嘟的小嘴微微撅着,那样子怎么看怎么可爱。
  
      窗外,一个炸雷突然炸响,接着一道闪电划过夜的空,仿佛空中散开的烟火。
  
      薄云西的心情仿佛也被这个炸雷驱散了,嘴角勾勒,带着磁性的男声在她耳边低语:“我怎么敢欺负我的小白白?宠你都来不及。”
  
      “才不是,你明明每天都欺负我。我不管,以后你要再那么做我就扎你咯。”
  
      陆白白故意嘟起嘴恐吓他,可她的样子一点也不吓人,反倒让薄云西感觉超级可爱。
  
      “你说我到底怎么做了?你说出来我马上改。”他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眼底却尽是戏谑。
  
      陆白白小脸通红,又羞又恼:“就那个呗。”
  
      “哪个啊?”
  
      “你自己心里明明清楚,非让人家说出来,不理你了。”陆白白干脆转身过去,真的不理他了。
  
      好在针灸的时间马上到了。陆白白这才转身过来帮他拔针。
  
      薄云西却轻轻地哼起了一首歌。
  
      想去远方的山川,想去海边看海鸥,不管风雨有多少,有你就足够。
  
      他的声音真好听,带着一种特有的韵味。平常的薄云西不是在书房就是在总部处理各种事务,很少见到他有休闲的时候。今天第一次听他唱歌,虽然是低声吟唱,但听来却非常动听。
  
      “白白,你笑起来真好看!”他定定地看着陆白白,深潭如水。
  
      本来陆白白还抿着嘴,装作生气的样子,被他这么一撩,不由嘴角上扬,甜甜地笑了:“云西,你笑起来也好看。”
  
      那天听了席千朗的汇报后,沈之行立即给薄佑熙打了电话。电话中,他告诉她薄云西已经快完蛋了,他亲眼见的,之前的电话一定是录音,或者是做了手脚。
  
      薄佑熙听了后就有七八分信。
  
      之前去薄家的时候,也曾上楼看过,薄云西的状况明显不轻,怎么可能轻而易举醒过来呢?
  
      所以,那天挂了电话后,抽空薄佑熙又回到老宅一趟,巴巴地非要请老太太过去看望一下云西。
  
      “妈,您说云西出事这么些日子了,您总该过去看看啊。”
  
      “我都离开云城好些年了,习惯了在乡下住着,现在一回城里就有点发怵。这些年云城变化大了,只怕也容不下我一个老太婆了。”
  
      “这话怎么说?您要过去我第一个欢迎。再说了,您不过是去看望一下云西,半天就回来了,谁还敢嫌弃您不成?”
  
      本来老太太没想去,经不住她三忽悠两忽悠的,就跟着她一起坐车回了云城。
  
      连着三天,薄宅都还算平安无事。这三天,陆白白几乎都在楼上,不是针灸就是按摩。
  
      好在在陆白白的精心照顾下,薄云西已经可以坐起来了,双臂也可以慢慢抬起来。
  
      虽然双腿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但这已经是很不错的进展了。
  
      天气暖和的时候,佣人把薄云西放到轮椅上,陆白白推着他在院子里晒太阳。
  
      长久待在房间让他的皮肤有些发白,能够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他的身体大有好处。
  
      此时晴空万里,艳阳高照,暖暖的阳光晒得人骨头都酥酥的。
  
      薄云西眺望着远方:“白白,等我们老了,我希望我们依旧可以像现在这样静静地晒太阳。”
  
      陆白白却莫名其妙地笑起来:“云西,我想不到你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她弯起腰,佝偻着背,颤颤巍巍地走了两步,声音沙哑:“小白白,你能扶我一把吗?想想都很好笑。”
  
      “那时我也变丑了吧?”
  
      “不会,白白,你在我眼里永远美丽!十八岁如此,三十八岁如此,到六十八岁依旧如此,你在我心里是永不凋谢的百合花。”
  
      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这时,薄夫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云西,老太太马上就到。”
  
      薄云西有些诧异:“怎么突然来了,也没来个电话?”
  
      薄夫人冷冽一笑:“我看是想看看你的身体情况啊,要不要再找个继承人呢。”
  
      “那也好,来得正好。妈,这里你应付吧,”随后,他看了一眼陆白白:“白白,推我上去。”
  
      陆白白答应一声,推着薄云西上楼。
  
      一分钟后,薄夫人就听到汽车刹车的声音,接着,大门缓缓打开了,薄佑熙的那辆红色迈巴赫径自开了进来。
  
      薄夫人没有动,静静地看着她的车在院内停下。车门打开,薄佑熙下车打开了另一侧的车门,请出来老太太。
  
      见老太太出来了,薄夫人才笑脸迎了上去:“妈,您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您啊。”
  
      “我没事,佑熙说我在乡下太闷了,带我出来散散心,顺便看一下云西。云西怎么样了?带我去看看。”
  
      薄夫人面露犹豫:“这会儿不巧,云西刚吃完药睡了。”
  
      “大嫂,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妈巴巴地大老远跑过来不就是惦记着云西吗?怎么能不见面就走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