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魏春 > 第二百八十章 寒纱绕柱恋轩榥,暖薰缠烟怨暮长

第二百八十章 寒纱绕柱恋轩榥,暖薰缠烟怨暮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佳节、佳人、佳酿,碧裙、碧扇、碧窗……”
  
  听到这里时,已经有人开始狐疑:一首诗而已,怎的这般多的事物?
  
  羊深却还嫌不够,指着旁边的几个贵妇,又看了看月落西山,快要消失的月光,朗声说道:“艳妇素手拈玉爵,南风笼雾遮月芒,夏夜又花香!”
  
  佳节、佳人、佳酿。
  
  碧裙、碧扇、碧窗。
  
  艳妇素手拈玉爵,南风笼雾遮月芒。
  
  夏夜又花香。
  
  听完羊深所言,无人不竖起眉头:只是题目就已成诗,正诗得作多长,才能将如此多的事物囊括进去?
  
  怎么也得十多二十句吧……
  
  正当众人在替李承志发愁的时候,又听羊深说道:“吴声、商韵、隐字、七言、八律!”
  
  李承志双眼猛突,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我律你妹。
  
  以为羊深出的是楹联,觉的也就如此,脑中正想着应对之词,哪知羊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所谓的吴韵就是一韵到底,也指每句都要压韵……这都好说,以李承志的诗词储备量,东拼一句西凑一句也不是凑不出来。
  
  “隐字”也好说,无非就是诗中不能出现羊深所说的“佳人、艳妇、碧裙、轻雾”之类的字眼,但必须要把这些东西体现出来。
  
  这也好办,无非就是换种代称,对李承志来说也不算难。
  
  难的是剩下那三点:商韵、七言、八律。
  
  商韵就是每句都要压“ang”,七言指每句七个字。八律指的是三种格式要求:
  
  一是只能作八句。
  
  二要将羊深提到的这此事物全部写进去:佳节、佳人、佳酿,碧裙、碧扇、碧窗。艳妇、素手、玉爵,暖风、薄雾、月光。以及夏夜和花香、……足足十四种。
  
  三是对仗必须工整,句句都要蕴含对偶。
  
  也就是上句里有天,下句就必须有地,上句有红,下句就必须有绿……
  
  这让他上哪里去抄?
  
  看他脸上突然就没有了笑,高文君心里一慌:“郎……将军?”
  
  “莫急……”
  
  李承志摆了摆手,猛吐一口气。
  
  抄已是不可能了。
  
  全诗要含有十多种事物,还要句句压商韵,句句有对偶,他估计回忆到天亮也凑不全。
  
  所以要么不作,一口回绝,要么就……现编。
  
  李承志猛的一咬牙:熟记唐诗三百首,不会作来也会周……脑子里记着的诗词何止是三百首?
  
  所谓的工仗对偶,无非就是: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雷隐隐、雾蒙蒙、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
  
  你当我诗词专业博士的女朋友是白交的么?
  
  还是说那些年的古文资料是白查的,或是那么多的语文课件是白备的?
  
  李承志眼神微凉,脑子转的飞快……
  
  听完羊深的要求,郭存信想都没想就放弃了,反正他是不可能做的出来,至少天亮之前是别想了。
  
  他又扭头看向郭玉枝,只见郭玉枝脸色乌青,紧紧的盯着羊深,似是要冒出火来。
  
  郭存信心里一紧:看来姐姐也放弃了?
  
  至于以《诗》传家的姐夫……呵呵呵!
  
  别说郭存信和郭玉枝,便是杨舒也觉的难之又难,更深知羊深就是在难为李承志,才提的这么多的要求。
  
  律诗又称新体诗,为南梁著名诗人沈约所创,包括七言、八句、音韵、对偶等格律方面的要求在南梁也才兴起不久,在座的大部分人怕是都还不知这些要求的具体含义。
  
  而祖居李氏赖以传家的是《诗经》,哪怕读出花来也无这些东西,按常理,李承志定然是作不出来的。
  
  但看他默然不语,好似在酝酿,杨舒又有些意动:难不成真的能行?
  
  多有人言,李承志是天智神授,杨舒也是这么怀疑的。不然其余皆不论,李承志从小长大连泾州都没走出去过,从哪里学会的南词?
  
  一想到这里,杨舒竟隐隐欺待起来……
  
  奚康生再是不擅诗,看其他人的神色也知道这有多难。他脸色一黑,指着正与高猛窃窃私语的羊深说道:“让他作!”
  
  杨舒暗叹一口气。
  
  此题虽刁钻,更是难上加难,但还称不上古怪。想来羊深必是有备而来,已然防着这一手了……
  
  果不其然,杨舒都还没来得及张嘴,又听羊深说道:“听闻李仓曹有曹子建之才,竟能七步成诗,羊某心悦诚服。某也曾作过一首相似的拙作,但足足用了七刻……若是李仓曹不嫌,可否为羊某点评一二……”
  
  杨舒神色一冷:这羊深打了左脸还不够,竟要逼着李承志把右脸也要凑上来?
  
  还七刻?
  
  你要七个时辰能做的出来,我杨延容拜你为师。
  
  他微一侧目,看到李承志的脸都好像气绿了。
  
  李承志总算知道高猛会何要拿张京墨做题引了:你李承志诗名如此之盛,竟为心爱的姬妾连首诗都做不出来?也罢,你既然做不出,那我就帮你来作……
  
  这不但是想在众人面前羞辱自己,更想让高文君看看:你就这样的眼光,竟挑了个草包?
  
  简直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老子的女人轮的着你来品头评足?
  
  一股怒火直往头上涌,刚刚对高猛生出的那丝好感瞬间消散。李承志牙齿咬的咯咯直响:老子还就不信邪了?
  
  这一豁出去,脑子好像突然间就开了窍:
  
  诗中不能见“碧”,那翠呢,青呢,葱茏黛柳绿呢?
  
  不能见裙就用裾,不能见扇就用羽……
  
  这不就有了么?
  
  哈哈哈……
  
  李承志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心中虽怒,脸上却是笑吟吟的:“羊右丞过谦了,晚辈才薄智浅,不敢与曹植相提并论,至多也就是偶有一得。
  
  晚辈更不敢点评羊右丞之佳作,倒是羊右丞若何时手短,晚辈说不定就能尽点微薄之力……”
  
  羊深脸色一变,刹那间通红发紫,仿佛染了一层血。
  
  李承志将方才那一句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什么时候点评你老婆的时候,我说不定就能帮点忙……
  
  便是气的肺都要炸,羊深还偏偏发作不出来。
  
  论岁数,他今年三十有四,与李始贤一般大小,李承志自称晚辈并无不妥。
  
  但就是这声晚辈将他逼到了墙角里:李承志分明在骂他以大欺小,臭不要脸……
  
  高猛顿时一喜:李承志都气的骂人了,说明是作不出来恼羞成怒了。刚要出言相讥,但嘴都还没张开,却见李承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一声清喝:“好酒……”
  
  众人猛的瞪大了眼睛:这是……要开始了?
  
  李承志真作了出来?
  
  他虽未踱步,但这前后有没有七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