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二十七载 > 第一百一十五章:坚持下去 二合一

第一百一十五章:坚持下去 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零八监室。
  
  基汀坐在床上专注地翻阅着书籍,外面嘈杂的声音没有影响到他分毫。
  
  现在是中午,距离维拉克被带走大约过去了五个小时。根据他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个刚和他做了不到一天室友的年轻人恐怕已经遭遇不测。
  
  因为从没有犯人能在审讯室里坚持这么久。
  
  犯人通常被莱克特折磨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就会濒临崩溃,然后会被带回,等第二天相同的时间再过去,如此反复,直至基汀妥协,或者犯人妥协。
  
  两个小时没有回来的,基本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新的犯人会第一时间填补进来负责照顾基汀的起居、继承询问黄金下落的任务。
  
  维拉克迟迟没有回来,甚至连饭点都错过了,那意味着什么不用多说。
  
  由于基汀见得太多,所以哪怕推断出维拉克已经死了,他的内心也没什么波动。
  
  维拉克对他而言就是个过客。
  
  不出意外的话,这样的过客还会有上百个。他们有的可以及时调换去别的监室苟全性命,有的会在一次次严刑拷打中彻底倒下,落得和维拉克一样的下场。
  
  就在基汀等待下一位室友被安排进来时,外面忽然安静起来,而后又是一阵骚动。等他扭头看向门口时,只见两名狱警拖着不成人样的维拉克走了过来。
  
  “吭!”监室的门被打开,两名狱警将维拉克丢进来后便锁门离去。
  
  “你怎么样?”基汀见到维拉克的模样,关切地问道。
  
  被扔进来的维拉克瘫在地上,紧闭双眼,侧过脑袋一动不动,只有胸口的微微起伏还证明他活着。
  
  看着双手血肉模糊,下巴、锁骨处满是狰狞伤口,近乎不省人事的维拉克,基汀放下了书,把狱警喊了过来:“不送他去医务室吗?他的伤很重!”
  
  “他自己拒绝了。”狱警解释了一句,耸肩离开。
  
  自己拒绝了?这不是找死么!
  
  基汀又打量起维拉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被莱克特带出去折磨五个小时还能活着回来的犯人,更加惊奇的是,维拉克脸上似乎还挂着笑容。
  
  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为什么不去医务室?”基汀问,“在这种地方,伤口处理不及时很快就会恶化感染,到时候就算莱克特不找你麻烦,你也会因为伤势加重而丢了性命的。”
  
  “……没……事。”维拉克嘴巴动了一下,断断续续蹦出两个字。
  
  基汀觉得不可理喻:“你到底是想不想活?如果坚持不下去了,自杀比这更痛快。如果你还想坚持下去,又何必拒绝治疗?”
  
  “……呵。”维拉克没有力气说话,他哼哼了一声以作回应。
  
  他当然想活,不然怎么可能在双头叉顶住下巴、锁骨的情况下坚持了四五个小时。
  
  “先……让我……睡……睡会儿……”
  
  维拉克放弃处理伤口是有原因的。
  
  中午莱克特迫不及待地回到审讯室,看到维拉克已经把盖在脸上的纸弄到了地上,还保持着仰头的动作苦苦撑着后,直接兴奋到尖叫起来。甚至在为维拉克鼓掌之际,顺便想出了新的玩法,与维拉克做起了有趣的小交易。
  
  只要维拉克愿意放弃处理伤口,莱克特就可以把平等会的最新情报告诉他。
  
  莱克特自认为已经捏住了维拉克的命脉,他很清楚维拉克要什么,所以充分利用起来一切,一边吊起维拉克生的欲望,一边加重他身体的负荷,让折磨的快感抵近前所未有的高度。
  
  自在莱泽因里和伯因分别,维拉克已经同平等会失去联系长达四五天。
  
  被软禁在安全部大楼的时候,他和伯因坑了‘暗礁’的负责人洛克施瑞福一把,恼羞成怒的洛克施瑞福接下来会怎样疯狂报复平等会,他完全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
  
  远方心怀热忱的平等会,是他在幽暗监狱里活下去的最大动力。
  
  现在意外地出现了可以得知平等会消息的机会,维拉克实在找不到理由去拒绝。
  
  而且戴曼斯监狱近乎与世隔绝,就连监狱长这种级别的人获知消息都有所延迟,他一个已经和外界断绝一切联系的人能得知消息更是难于登天,一旦错过可能就再也没有办法去了解到平等会的情况。而如果他同意了,说不准以后还可以继续交易下去,源源不断地获知莱泽因的局势。
  
  所以不止当下,为了以后,维拉克同意了交易,放弃处理伤口,只有坚持到明天的折磨之后,才能带着明天的新伤一起去医务室,得到医生的治疗。
  
  至于到时候伤口因为天气闷热、细菌滋生会恶化到什么程度,在莱克特告诉了他平等会的事情之前,他无心考虑。
  
  莱克特对维拉克的答复没有感到意外,他殷勤贴心地帮维拉克卸去刑具,告诉了他平等会的现状。
  
  正如维拉克预料的那样,被激怒的洛克施瑞福以空前猛烈的力度抓捕着负隅顽抗的平等会成员,只要被他们发现,不论平等会的成员是否反抗,都会被立即以‘持有武器有可能伤及无辜民众’的名义当场击毙。
  
  短短几日下来,平等会已经有多个据点被捣毁,被击毙的成员更是超过五十人。
  
  只不过就算如此,平等会依然保持着活跃。
  
  大批量印刷出来的《平等论》被塞进了各家各户的窗户缝、门缝里,小型抗议活动频频出现,每天晚上各地都会毫无规律地爆发几场小规模枪战,搞得莱泽因人心惶惶,政府也愈发重视起来。
  
  如今距离各国代表团抵达已经只有不到十天的时间,万国博览会的开幕式也不足半个月。
  
  若是拖到那个时候还没解决掉乱党,留给政府的就只有两个选择了。
  
  一,取消万国博览会。
  
  二,顶着恶劣的影响把万国博览会开下去。
  
  不论做出哪个选择,代价都是他们无法承受的,布列西共和国试图彰显国力的美梦都会破灭。
  
  他们现在不得不把平等会列为头号大敌,给安全部、情报组织‘暗礁’下了最后期限,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在一周之内彻底平息骚乱。
  
  因此莱泽因里的气氛非常严峻,一场大战似乎就要爆发。
  
  得知平等会处境不容乐观,但好歹还是扛住了布列西政府的清剿,维拉克对牺牲的同志感到惋惜的同时,心里也有了些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