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二十七载 > 第一百一十七章:生命是一场战斗

第一百一十七章:生命是一场战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八月十四日,维拉克一早吃过饭之后就拖着病体抵达了审讯室。
  
  莱克特大概真的来了兴趣,今天比维拉克还早到了许多,见维拉克来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冲其笑着说明自己早来的原因:“我特意早点过来挑刑具,不会让你在这里感到太过无聊。”
  
  “好。”维拉克的表现比昨天更平静了一些,坦然地被狱警固定在座椅上,等待新一天的考验。
  
  “看你的样子,你也很期待今天。”莱克特对维拉克镇定从容的表现非常满意,这是他在别的犯人身上从没看到过的,他确定自己发掘到了宝藏。
  
  “我永远期待明天。”维拉克深吸一口气。
  
  莱克特挑了挑眉:“我也永远期待明天。”
  
  ——
  
  中午。
  
  维拉克被扔回二零八监室。
  
  今天他的伤口虽然得到了处理治疗,但今天的虐待比昨天更重,他的脖子、胸口、手臂、双手、头部都缠绕着绷带,有的绷带现在还在殷出鲜血,新伤加旧伤,跟昨天比没好到哪去。
  
  “克里斯?”基汀神色忧虑地叫道。
  
  维拉克今天回来连哼哼几声回应基汀都做不到,直接昏死过去。
  
  “基汀,克里斯怎么样?”隔壁的音乐家罗斯问道。
  
  基汀看着胸口微弱起伏,紧闭双眼难掩痛苦的维拉克,回道:“还活着。”
  
  罗斯使劲从围栏的缝隙中探出脑袋,试图看到二零八监室的情况,可惜他在隔壁不在对面,护栏的缝隙也根本穿不过一个脑袋,他的挣扎都是无用功:“他怎么伤得那么重,而且现在才回来?莱克特那个疯子现在动手这么狠吗?幸亏我走的早……”
  
  “安静一点吧,让他好好休息。”基汀道。
  
  ——
  
  晚上。
  
  维拉克七点才恢复意识醒来,基汀担心地询问了他的情况,他将今日遭遇的事情说给了基汀听,基汀听后一言不发。
  
  狱警八点钟来送餐时,见一个双腿残废,一个浑身是伤,坐靠在墙边,只能进来把一份饭给了基汀,把另一份饭放在了维拉克跟前。
  
  维拉克看向那名这几天准时给他们送饭,面无表情的狱警:“谢谢……”
  
  “抓紧吃。”狱警再次听到‘谢谢’,那冰冷好似缓和了些许,叮嘱了一句才离开。
  
  维拉克瞥过脑袋看向身前的饭盒,颤颤巍巍地抬起手,双手艰难地把饭盒抱到了胸前,却怎么也没有力气打开饭盒,拿起勺子。
  
  “能过来吗?”
  
  维拉克抬头看向基汀。
  
  基汀才刚吃一口饭:“到我这边,我喂你吃。”
  
  维拉克费了一分多钟才挪动了不到一米半的距离抵达基汀床边,基汀拿过了他的饭盒,用勺子挖出一点食物轻轻送入他的嘴中。
  
  有伤在身的维拉克进食得非常缓慢,吃了四五分钟才吃下了小半份饭,他心中暗暗算了一下时间,停止了进食,有气无力地道:“您吃吧……十分钟……快过去了……您再不吃……狱警就要……来收饭盒了……”
  
  “我没事,一顿不吃死不了。”基汀继续喂食,“你本身中午就没有饭吃,每天还遭到拷打,要是晚上不多补充点能量根本撑不住。”
  
  维拉克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能默默张开嘴一口一口吃着基汀喂给他的饭。
  
  十分钟很快过去,送饭的狱警来到了门口。
  
  黑影照进监室,维拉克和基汀一起看向了外面。
  
  正准备开门的狱警看到基汀给维拉克喂饭的一幕,拿钥匙的手顿住:“……抓紧吧。”
  
  说罢,狱警左右环顾一圈离开。
  
  “谢谢……”维拉克后知后觉地道谢。
  
  “快吃。”基汀一边沉声催促,一边把饭又送到了维拉克的口边。
  
  又过了十分钟,狱警这才过来,此时维拉克已经吃完了饭,基汀也吃了一些,见差不多了狱警没多等,打开门收走饭盒与剩余的食物离开。
  
  “用我给你按摩一下脖子吗?”基汀问。
  
  靠在床边的维拉克摇了摇头,依然无精打采:“今天……他没用双头叉……脖子没事……都敷药了。”
  
  “还能行吗?”
  
  维拉克第一时间没回话,基汀只听到了虚弱的喘息。
  
  “能行。”维拉克说完,低下头叹息一声。
  
  “坚持下去。”基汀鼓励道。
  
  看上去疲惫万分,低头闭眼好似睡着了的维拉克半晌道:“今天还是……没办法带您……去洗澡……”
  
  “没事。”基汀一如既往地没有在意这件事。
  
  “其实……我也挺爱干净的……”维拉克笑了笑。
  
  “活着最重要。”
  
  “嗯……”维拉克一动不动,只是睁开了布满血丝的眼睛,“继续给您……讲平等论吧……昨天讲了两章……今天……该第三章了……凡是不愿……看见人类平等原则的人……至少应当……承认存在着一种……公民平等的原则……”
  
  尽管已经精疲力尽、说话困难,但维拉克还是在饭后坚持着向基汀讲述了昨天没讲完的《平等论》的内容。
  
  这不单单是在把一件事有始有终地做完,还是他不断地说给自己听。
  
  直至深夜,他才断断续续地讲完了第三篇章的内容。
  
  “太晚了……来不及讲第四章了……明天继续吧。”维拉克扶着床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好,明天我等着,休息吧。”基汀道。
  
  “晚安了……基汀先生……”维拉克痛哼着爬上了床。
  
  ——
  
  九月十五日。
  
  维拉克早上再次被狱警拖走,中午不省人事地被扔回。
  
  这次附近的监室都沸腾了起来。
  
  “那个新来的还没死?我看死了吧?刚刚从我们监室跟前拖过去的时候我见气儿都没喘一下。”
  
  “死个屁啊,你动动脑子行吗?他要是死了还能被拖回来?死人早就被扔到监狱外面那块儿石堆里了。”
  
  “那这哥们儿命还真够硬的,这都第三天了吧?而且以前都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就回来,他中午才回,要不是到饭点了我看莱克特那个疯子能玩到晚上。”
  
  “基汀!死老头子!你可真是够狠心,对我们咬紧牙关也就算了,这年轻人都被折磨成这样了你还能看得下去吗?快点把黄金的位置说出来吧,你还能救人一命!”
  
  “哈哈,他要是心软的人就不会换过一二百个室友了,你指望他做什么?还不如指望这年轻人能多撑几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