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身为血族始祖的我不可能这么弱 > 第90章 大结局

第90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澎湃的气血威压铺天盖地而来,李察站立在风暴中心,面色严肃。
  
  这是个狠家伙,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中立之地的其中一个王者。
  
  狼族弃王霍顿!
  
  果然,一个身披大衣的高大身影瞬息来到李察身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睥睨一切。
  
  “血族?你是谁!”
  
  霍顿的声音带着压迫与质问,并没有直接出手。
  
  “呵,小家伙,如果你的父亲在这里,肯定认识我。”
  
  李察在虚空中踱步,慢条斯理的说着,身影逐渐保持与霍顿一致的高度。
  
  “吾名,阿撒兹托!”
  
  他张开手,同样澎湃的气血威压扩散,将霍顿的威压抵抗消弭。
  
  霍顿瞳孔一缩,面上浮现震惊之色。
  
  在他没有离开狼族之前,也曾经知晓过关于血族暴虐大公的信息,那是他那位残暴凶狠的父亲,在谈论时也会面露恐惧的人物。
  
  血族暴虐大公阿撒兹托,血族第一天才,镇压血之大陆西南行省,狼族不敢与之交锋。
  
  曾经,暴虐大公独自一人进入北极之地,挑战数位狼族强者,最终却全身而退,在北极之地留下令人恐惧的传说。
  
  如果不是那一次的大战,如果不是因为血族第三滴血索罗的背刺,或许这位最年轻的大公将攀登上血族亲王之位,顶替索罗成为第三滴血。
  
  “小家伙你或许应该叫我一声叔叔。”
  
  “呵,阿撒兹托,我们可是同为大公!”
  
  霍顿的语气之中,明显带着三分怒气,他在中立之地可是让人畏惧的王者,面前这个男人居然要让他叫叔叔。
  
  这不是在羞辱他吗!
  
  “哟,我们的小狼崽子脾气还挺大,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你父亲那样的能力!”
  
  霍顿的父亲,是狼族目前三巨首之一的银座狼王霍格。
  
  据说霍顿叛离狼族,是因为无法忍受其父亲的凶残对待,强迫自己的几个子女进行厮杀。
  
  在偷走狼族名枪无定风波之后,霍顿跑到中立之地,成为黑王。
  
  但霍顿是否真的叛离狼族,还是狼族布置在中立之地的棋子,就不得而知了。
  
  “我也想知道,传闻中的暴虐大公,到底有几分实力。”
  
  霍顿阴狠狠说道,从背后抓取出一把黑齿大刀,刀尖直指李察。
  
  李察也摸出[流沙],枪口对着霍顿。
  
  在他沉睡之后,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
  
  霍格晋升狼王,其子嗣霍顿成为大公,并且居然敢于对他挥动尖刃。
  
  “不如我们换个地方?”
  
  李察摸着[流沙],挑了挑眉,对着霍顿说道。
  
  在这里,他们的战斗肯定会波及很多人。
  
  大公级别的战斗,很大程度上等同于天灾。
  
  说完,李察的身影便是一闪,下一瞬,他便来到数十公里之外。
  
  现在,他已经能够解封一点折跃的部分能力,其他血脉技能也在解封,他估计如果再淬炼十天半个月,他或许就能解封所有血脉技能。
  
  之所以他的这些技能会被封禁,其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他沉睡了八百年,浑身气血枯竭。
  
  现在随着他气血充盈,已经能够解封一些血脉技能。
  
  还好,血脉技能的解封不需要特殊条件。
  
  不然,他今天可能直接跑路了。
  
  面对着同等级存在,他并没有十足对抗的信心。欺负一些低阶的小家伙到还可以。
  
  李察漂浮在一处密林上空,他等待着霍顿的到来。
  
  可是,率先来的不是霍顿本身,而是一片璀璨的气血弹雨。
  
  什么!
  
  李察瞳孔一缩,背后有庞大血翼展开向前护住他本体。
  
  这是名枪[无定风波]的攻击!迅烈如暴雨,过后风波骤停。
  
  硬抗住第一波攻击,李察被激怒,[流沙]枪口火舌喷涌。
  
  他接连发出数种子弹攻击,[审判]、[血爆]、[穿刺]、[爆雨]、[莲刃]、[咆哮]、[雷霆],七种子弹各自爆发出猛烈光芒。
  
  如同核弹爆炸一般,七种子弹绽放出无比庞大能量,下方的密林在一瞬间被摧毁,变成光秃秃的一片焦地。
  
  李察背后血翼轻轻扇动,但他面上没有一丝放松。
  
  双方只是进行了一波试探,真正的战斗尚未开始!
  
  嗷呜!
  
  果然,随着一阵狼啸,在爆炸中心,一刀黑色光芒闪出,带着不可阻挡之势,劈向李察。
  
  [黑芒]·一式·狼之怒!
  
  黑色刀芒伴随着狼啸和狼影,转瞬间便来到李察身前。
  
  李察能够感受到这道刀芒所带来的巨大压迫。
  
  甚至于,周围的虚空都被黑芒所压制,他无法闪避!
  
  李察一头黑发飞舞,双眼攀上赤红之色。
  
  双拳猛得对冲,巨大的山岳虚影自他身后浮现,带着千重的压力。
  
  [千重山]·憾山!
  
  来自东方古国大夏学习到的秘技,在此刻展现出他的巨大威能!
  
  李察曾经去过大夏,在他记忆里,那个国度同前世的华夏十分相似,风俗人名都是极其相似。
  
  在那个国度,李察去到一座巍峨巨山,第一次感受到了世界的意志,从而领悟出血脉技能[千重山]。
  
  山岳虚影将李察笼罩,直面黑芒。
  
  砰!
  
  黑芒对上山岳,碰撞出猛烈的火花。庞大的气血威压碰撞在一起,将虚空扭曲。
  
  黑芒颤抖,山岳巍然不动,在僵持数刻之后,刀芒消散,山岳布满裂痕。
  
  李察感受着体内气血的情况,开始大笑起来,声音在整片天空震荡。
  
  “小狼崽子,你这一刀还差点火候!”
  
  “是嘛,那就再吃我一刀!”
  
  霍顿的身影在刀芒消散的刹那浮现,手中黑齿大刀直接劈下。
  
  “来得好!”
  
  [葛温的凝视]瞬间变成法棍,顶上大刀的劈砍。
  
  可是下一刻,李察便听见清脆的破碎声音。
  
  一根法棍瞬间变成两节,其中蕴藏的魔力纷纷消散。
  
  李察身影在数百米之外浮现,他伸手摸向右肩,那里有一道巨大伤口。
  
  “这一刀,满意吗?”
  
  霍顿的声音传来,他伸出舌头,将刀刃上的血液舔舐干净,脸上浮现狂热。
  
  李察皱了皱眉,一把将上衣扯下,露出精壮上身。
  
  “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愤怒!”
  
  他的右方,有魔力符阵凝聚,并且开始旋转,四周的魔力被其吸引,汇入其中一节破碎的法棍。
  
  他的左方,气血涌动,将另外一节法棍包裹。
  
  [葛温的凝视]原本只是准传奇法杖,不过李察没有获得趁手的武器,所以一直把法杖当做武器。
  
  这根法杖的材一般,遭遇霍顿的黑芒,自然是如同木柴遇上斧头,一击即碎。
  
  不过,汇入李察的魔力和气血之后,这两根破碎法棍在短时间内已经达到顶级魔具的水平。
  
  “来吧!”
  
  李察身上迸发出强烈战意,这是他自苏醒以来第一次如此酣畅淋漓的进行战斗。
  
  霍顿的身影再次逼近,这次双方没有进行对轰,而是近身搏斗。
  
  黑芒劈下,李察挥动着法棍,带动魔力与气血,轻松格挡。
  
  又是一刀劈下,这次霍顿没有加力,而是张口自口中喷涌出一团气血攻击。
  
  真是阴险啊!
  
  可惜,下一瞬李察的身影一阵模糊,第二个李察浮现。
  
  本体硬憾攻击之后,分身直接一脚踢在霍顿脑袋上。
  
  [血影分身],李察血脉技能之一,制造一个气血分身,拥有本体二分之一的实力。
  
  本体扔出气血法棍,分身接住,随后两个李察将手中法棍延长。
  
  “能够群殴,何必单挑!”
  
  说着,两道身影直接扑上,进行了混合双打。
  
  霍顿一下落入下风,左支右绌,他不断喘着粗气,身上毛发开始生长。
  
  嗷呜~
  
  霍顿再一次嚎叫,随后其周身涌动一团巨大气血气泡将其身影包裹。
  
  紧接着,一头黑色巨狼踏虚空走出,向李察直直扑来。
  
  哼!
  
  李察两道身影合拢,面对着巨狼毫不客气,手中两节法棍由魔力和气血链接,变成双截棍。
  
  “狼崽子!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做尊老爱幼!”
  
  挥动着双节棍,李察的身影逐渐膨胀,两道庞大的身影开始搏斗。
  
  转变为巨狼,霍顿的速度和防御猛增,身影如风,稍不注意,就要吃上一爪。
  
  李察瞅准一个机会,一把抓住霍顿后颈皮,一个翻身就落在他背上。
  
  手中双截棍的攻击不停,狠狠砸到霍顿头上。
  
  霍顿的痛嚎响起,但他无论怎么动,都无法将李察甩开。
  
  迫不得已,霍顿的身影再次缩小,再次变为人形。
  
  又是黑芒劈出,李察一跳,拉开距离,很是玩味的看着对方。
  
  此时的霍顿鼻青脸肿,很是凄惨,周身的气血也变得有些萎靡。
  
  嚓咔!
  
  随着两身脆响,李察手中法棍彻底碎裂,飘落到地面。
  
  但李察并未决定收手,狼人和血族是天敌,没什么好说的,尽管双方都信仰血月。
  
  李察周身气血再次涌动,他准备向霍顿发起攻击。
  
  就在这时,李察身形一滞,他转头看向四方,眉头紧锁。
  
  终究是战斗的声响引来了其他老鼠。
  
  并且,在这些老鼠中,还有一位熟人。
  
  “我们又见面了,我尊贵的阿撒兹托大人。”
  
  浑身笼罩在灰袍之下的安特从虚空走出,带着几分阴狠的的语气看向李察。
  
  伴随着安特浮现的,还有其他两个身影。
  
  一个是肤色漆黑的光头,一个是佝偻老头,身着绿袍。
  
  令人厌恶的不详气息袭来,李察抬手扇了扇,嫌恶的说道:
  
  “你们这些黑法师,也想来插手吗?”
  
  安特的出现,就已经说明这几个人不打算放过李察。
  
  毕竟,李察曾经同安特有过仇怨。
  
  “就算是下水道的老鼠,也有着某一天能够光明正大走在街上的梦想啊,我的阿撒兹托大人!”
  
  安特恭敬的回答,但他的身影却靠得越来越近。
  
  此时霍顿已经感觉不妙,闪身溜走。
  
  “麻烦了!”
  
  李察心中也有不详的预感升起,他强忍住内心的震动,平静说道。
  
  “不打算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
  
  啪啪啪,安特拍起了手掌,赞赏的说道:
  
  “不愧是阿撒兹托大人,居然还有闲心过问我们这些下水道的老鼠。”
  
  绿袍佝偻老人上前,躬身行礼:
  
  “流疫病灾克洛伊普,见过阿撒兹托大人。”
  
  老人转身,有些歉意指着黑皮人说:
  
  “他是死毒,请大人饶恕他的不敬,毕竟他看不见也听不见。”
  
  说完,那个黑皮,便向李察躬身行礼。
  
  “呵,你们倒是比那些贵族有礼仪得多,只是你们的谦卑,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
  
  李察一边思索着逃遁办法,一边应付拖延着三人。
  
  眼下的局势十分危急,他体内气血不到五成,魔力不到六成。
  
  这面前的可是三个实打实的传奇法师,还是黑法师!
  
  “世人只知道我们黑法师邪恶,却并不知道,我们曾经也是正常人,只是迫于他人的压迫,我们才被逼成为黑法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