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鬼鬼 > 第四百九一章

第四百九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据我所知,你可是和她一起进来的,”史回的笑意收敛。
  
  “这位前辈,您看我这个样子,”万俟凡的袖子从胸前甩了甩,“得了好东西,也受了伤,怎么可能和一个灵修继续呆在一起呢?自然是找一处僻静的地方等待秘境开启啊!”
  
  万俟凡这话面上倒是没错,灵修魔修之间向来势不两立,即便短暂的有过合作,一旦涉及到什么灵物便会分崩离析。
  
  “你确定在秘境内见过她?”史回往前走了一步。
  
  万俟域下意识的挡在万俟凡身前,正面迎上史回,阻挡了他身上的威压,二人短暂的交锋谁也没有讨到好处。
  
  “确定,我还是和她一起进去的,”万俟凡并未否认这一点,“莫鬼鬼擅长阵法,她来到云霓大陆之后我们便合作过一段时间,不过在秘境内便分开了,得着个宝贝加上受了伤,我不放心。”
  
  “你···”史回还想再追问,被万俟域挡住。
  
  “他们两个没什么交情,我儿子不可能替莫鬼鬼隐瞒的,”万俟域向来是个混不吝的性子,伸手抵在史回的胸口,“你呢,有这时间不如仔细去看看出来的这些人。”
  
  有万俟域在这儿挡着,史回不可能再做些什么,他恨恨的收回视线,走到场中央。
  
  秘境只有这一个出口,所有从中出来的修士皆在一处,可刚刚已然仔细的检查过,这中间确实没有莫鬼鬼,他抬起头,看向逍遥的方向,意外的迟迟没有动静。
  
  “穆掌门,既然过来了,为何不现身?”
  
  “自然是等着看看,你们太一宗究竟有何打算?”
  
  穆天中的声音从灵宝内传来,话音落下后,这一行人便出现在半空之中,在场没有人能感受到铭鑫老祖的威压,但这更让人忌惮,原本急迫的心思都收敛了一些。
  
  “穆掌门勿怪,这玄灵界的法则竟让人破坏,飞升无望!”史回的语气顿了顿,语气加重,“怎么能让人不心焦!”
  
  赶过来的各大宗门修士大多都是收到了消息,听到这话倒是没有太过惊讶,而那些刚从秘境内出来,还有见此地不寻常赶过来凑热闹的修士,可着实吃了一惊。
  
  史回听着下面一片哗然,心内定了定。
  
  他这话一出,便是将逍遥放在火上烤,拉拢整个玄灵界内的修士与其相对立,人的名树的影,逍遥,任谁也不敢泰然处之。
  
  “我家老祖修行之时,发现极北之地的天地法则有异,追根溯源,也就是那次岩浆爆发,而罪魁祸首,就是贵宗的莫鬼鬼!穆掌门,此时事关整个玄灵界,逍遥还是勿要包庇的好!”
  
  下首的修士更加慌乱,皆是眼带着怀疑的看向逍遥,哪怕它是第一宗门又如何,也不可能在整个玄灵界一手遮天!
  
  史回心里这样想着,眼内闪过一丝阴狠。
  
  从玄灵界开辟起,这逍遥便占着第一宗门的位置,多少年来,他们太一宗无论怎么努力,都只能屈居第二,又怎么能让人甘心?
  
  想到来之前老祖们的吩咐,他复又开口。
  
  “穆掌门现在还是不要将对外的那套说辞拿出来了,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们也不敢如此行事!”
  
  他的话音刚落,太一宗的灵宝内便走出几人,手中还压着一位青年,身穿逍遥的道袍,他似是挣脱了一下,不过才筑基大圆满修为,显然是逃脱不掉。
  
  “你们史家,就是这么做事的?”穆天中的脸色阴沉下来。
  
  “穆掌门勿怪,实在是迫不得已,”史回这么说着,动作上却毫不客气,一脚将那青年踢倒,盖在他头上的黑布也被拿开,众人这才看清他的样貌。
  
  “混蛋!”荆旗看清那人,暗骂一声,抬脚就要出去。
  
  “你干什么?”旁边人的动作重灵儿自然察觉到,赶忙拉住他,“发什么疯,现在是你出去的时候吗?”
  
  “那青年我认识,”荆旗咬着牙根,那人正是当年莫鬼鬼带过来的小孩子,之前只有小名叫小宝,后来改名叫了王爻,一直在逍遥修行。
  
  “有逍遥呢,不会让他出事,”重灵儿察觉到一丝不对,却还是死死拉住他。
  
  二人争执的间隙,史回拽着王爻的衣领。
  
  “此人名叫王爻,身份令牌上写着家住荆州城,不过我们的人查到,他五岁以前是在南海,而带他过来的人就是莫鬼鬼!”史回看着他的眼睛,“我想,这位小兄弟应该可以解释,当年出事的时候莫鬼鬼到底在不在南海!”
  
  史回带着化神修士的威压,王爻一介筑基,自然抵挡不住,脸色苍白,但还是死死的咬着牙,不发一言。
  
  “还是个倔骨头,”史回冷哼一声,不甘的同时却又并不意外,早先将他抓过来百般折磨,就差没有夺舍了,可这人硬是扛下来,什么都没说,现在在这儿也不可能会忽然开口。
  
  史回的手停在王爻的脖子上,灵光一闪,王爻的喉咙就只能发出呜咽声,说不出一个字。
  
  “老祖,人已经带到。”
  
  王爻心内忽然升腾起不详的预感,他转过身,就见到婆婆被人拖过来,扔到了他的面前。
  
  “呜——”
  
  “小宝,小宝你这是怎么了啊?”王婆婆年纪大了,一路上受了不少罪,可见到王爻这个样子,挣扎着爬过来,手摸着他的脸,却不敢使劲儿,害怕弄疼他。
  
  史回拎起王爻的后颈,看向这老人,不带一点恻隐,“想要他活命,就将当年在南海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什么···什么南海?”王婆婆脸上一片灰暗,手上颤抖着想要拉住王爻,可最终只拽住他的一片衣角,不知碰到了什么伤口,氤氲出一片血迹,“哎呦,小宝···”
  
  “杀了他,对于我来讲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你想清楚,到底要救谁!”
  
  史回自然不可能当众杀了王爻,只是吓唬王婆婆而已,但他对王婆婆施了个幻术,让其看不到周围的修士,只以为是被私下抓过来盘问。
  
  “嗯——”王爻拼命的摇头,脸上被憋的通红。
  
  “三——”
  
  史回没有多说什么,只开始倒数,手上逐渐收紧。
  
  “二——”
  
  王爻已然发不出任何声音,双手无力的拽着自己的衣领,可还是硬撑着摇摇头。
  
  “一!”
  
  史回说着,左手伸到王爻的下巴上,作势要扭过去。
  
  “不要!”
  
  王婆婆终于喊出来,拉住王爻的袖子,将他拉过来,却没有力气将他撑起,无奈的让他平躺在地上,查看他脖子上的伤势。
  
  “你告诉我实话,我就放了他,还能将他的伤治好,”史回拿出一枚丹药,“不过你若是有一个字在骗我,我保证天涯海角都能把他找出来,一点一点的折磨致死!”
  
  “不要,”王婆婆浑浊的双眼内积蓄泪水,“我说,我都说!”
  
  王婆婆从在海边遇到莫鬼鬼,到去了荆州城,皆是如实相告,她的声音很小,受到一番惊吓后还有些喘不上气,说话时断时续的,可在场的众人听的都极为认真,不肯放过一个字。
  
  “你在河里救了她,那她当时是什么样子?什么样的伤?”史回施了威压,继续追问道。
  
  “我···我哪知道是什么伤···”王婆婆摇了摇头,嘴唇都在哆嗦,“她就躺在河里,身上黑漆漆的一片,抬到家中后,几日便醒过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诸位,都听到了吗?”史回勾起嘴角,有这句话就够了。
  
  他看向下方的修士,“从时间上推测,莫鬼鬼受伤的时间与北地出事的时间基本一致,而且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受的伤,身上漆黑一片,又怎么会是夺得水灵珠时弄的呢?”
  
  他顿了顿,“我看,怕不是被灼伤的吧!”
  
  看了一场大戏的修士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经历了最初的迷惘之后立即反应过来,今日这太一宗是有备而来。
  
  “个中缘由,想必穆掌门更加清楚,”史回步步紧逼,“若是以往,逍遥遮遮掩掩的过去也就算了,但如今可是涉及到整个玄灵界修士能否飞升,绝非儿戏!”
  
  “就是,穆掌门,逍遥虽说一家独大,可也不能一手遮天啊!”
  
  开口的是东域一个二流宗门的宗主,早早的就被太一宗安排,来做这个捧哏。故此尽管这位宗主手上还在细微的颤抖,仍是硬着头皮开口说道。
  
  “还请逍遥给我们一个说法!”
  
  有人开了这个口,自然便会有人附和,哪怕飞升遥遥无期,也不妨碍有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我···”
  
  香雪海看着史回隐隐带着挑衅的脸,气的想过去揍他,但马上便被穆天中拽住。
  
  “你现在过去,正着了他的道,”穆天中修为虽说修为不如香雪海,但在处理这种事上明显经验更多,“史回就是在逼你动手,抹黑逍遥在众人心中的印象。”
  
  “那怎么办,由着他这么说下去吗?”香雪海狠狠地盯着史回,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穆天中沉默下来,转头看向铭鑫老祖。
  
  老祖盘坐在蒲团之上,像是在打坐,却又感受不到任何的灵气波动,他身形有些消瘦,看起来一派仙风道骨。
  
  在场的修士无一不在讨论这件事,或用神识交流,亦或直接窃窃私语,不惧有人听到,可随着时间推移,逍遥的修士没有人接话,场面逐渐安静下来。
  
  须臾,盘坐在正中的铭鑫老祖睁开了眼。
  
  他并非是什么天赋卓绝的修士,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的修炼,耗费了几千年终于得道,此时的他,在相貌上和普通的老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于更加和蔼。
  
  “既然大家都在场,便容我代逍遥说上一句。”
  
  以强大的修为做后盾,史回刚刚激起的那点逆反心思,在铭鑫老祖开口的一瞬间便有些瓦解。
  
  这是逍遥,自玄灵界开辟起就独霸一方的逍遥。
  
  “当年莫鬼鬼确实得到过一枚灵珠,诚如史道友所述,并非是逍遥宣称的水灵珠,”铭鑫老祖不疾不徐的开口说道,“她得到的,是火灵珠,而且是在北地得到的火灵珠。”
  
  此话一出,原本安静下来的人群,再次沸腾起来。
  
  史回的脸色却不大好,这和他预想的不一样,逍遥一向是最护犊子的,怎么可能直接就承认,难道要放弃莫鬼鬼?
  
  不,不可能,没道理行事忽然冷漠起来,门下弟子岂不是要寒心?
  
  还是说,一直以来的都是假象,触碰到了各位化身老祖的利益,逍遥也要查个究竟,这才直接放弃了莫鬼鬼。
  
  显然,有这个想法的不止他一个。
  
  万俟凡的眉头几不可见的皱起,很快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给自己顺着气,抬头看向逍遥的方向,莫鬼鬼的师父满脸的不可置信,想要去问那位老祖,却被穆掌门拉住。
  
  “当初,本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想法,逍遥为她隐瞒下来,”铭鑫老祖没有理会香雪海,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情况特殊,玄灵界的法则受到破坏,若是与莫鬼鬼拿走的灵珠有关,我们定不会包庇,”说到这儿,老祖看向史回,“太一宗既然知道的这么清楚,不如说出来,让大家来评判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